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rowlongereyelash.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试探

    迪恩没想到看起来喜欢占便宜的韩子禾,竟然会大方到,将他的好意这么利落的拒绝了?!

    “迪恩先生要是已经没问题了,可以将这位卢小姐带走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韩子禾又顺便给迪恩透露了点儿信息。

    登时,迪恩懵了一下子,下一瞬他的脑袋就在韩子禾和卢卢之间来回快速的转动起来。

    “琳达小姐知道挺多的!钡隙魈镜,“不知道,我是否有幸从您那里知道一二?”

    “迪恩先生何出此言?我能说的都已经和您说啦?”韩子禾奇道。

    那不能说的呢?

    迪恩很想这样问出来,但他知道,不可以。

    韩子禾似乎看到他的犹疑和顾虑,问他:“我不知道迪恩先生从哪里知道我晓得这位卢小姐的事情?”

    迪恩犹豫片刻,小声道:“我听您喊她卢小姐!

    这话一出,轮到韩子禾惊奇啦。

    她摆出惊诧状:“什么?她还真姓卢?”

    迪恩:“……”

    什么意思?!

    他立刻看向韩子禾,似乎想从她眼里看出真伪——到底是韩子禾对这位卢小姐的身份、根底,当真一无所知;还是说她什么都知道,只是单纯糊弄他们而已。

    可惜,他看了好半天,啥都没看出来。

    韩子禾(得意样):小子,能让你看出我想啥的话,就算我输!

    可她怎么会输?

    所以,迪恩只能默认韩子禾给出的理由。

    “而且,我才刚收留她,她就对我动手,简直恩将仇报!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于她的深情厚谊,我自当回报一二才是!焙雍碳辉趺锤市,便好心解释道,“所以,除却一开始她自称‘卢蘅’之后,基本上她就这样大睡啦!

    这言外之意,迪恩很清楚,也正是因为他太清楚了,所以肚子里的话竟全都不好说出来啦。

    心里叹口气,暗道,早知道就把朱莉一起带来了,现在看来,也许是他俩“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琳达小姐,我这里,还有一事可能需要麻烦你啊!钡隙骺仪械。

    “您说!敝劣谒党隼春,她要不要做,那就不一定了。

    迪恩倒是不知道韩子禾在心里还给他补了这么一句,只是见韩子禾回答的很痛快,竟然都没拒绝,不由心里松快几分。

    也因此,他接下来的话,都好说出来了:“您能不能……帮帮忙,帮忙给她换上您最近穿过的衣服?”

    “为什么?”韩子禾惊奇道。

    迪恩低头,看上去,好像是赧然了:“我这不是怕周围的摄像头会把我们的行踪录下来么!”

    “那可不用!”韩子禾当然不愿意!

    她师父当初可是对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她不要将自己的用的东西给陌生人,就怕对方从而趁机诬陷她。

    所以,尊师重道的韩子禾怎么可能违背师父?自然要坚决的摇头拒绝啦!

    “?”迪恩本来以为韩子禾会像之前那样痛快答应的,却不想她竟然这么拒绝了!竟然给拒绝了!她拒绝啦!简直难以相信!

    韩子禾不仅利落地拒绝了迪恩的请求,还拒绝的很有节凑,这不,她又说话了:“你若是担心摄像问题,那可就多此一举啦!”

    “嗯?这话怎么说?”迪恩原本郁闷不已的心情,忽地一下子,就让好奇心给带起来了。

    “咦?你们不知道?”韩子禾眨眨眼,那无辜的纯真脸蛋儿,很顺利就让迪恩不由自主忽略韩子禾可能在其中做的好事。

    “我们应该知道?”果然,迪恩没有多想。

    韩子禾双手分开一摊,叹气:“之前这姑娘提了一句,说是这里的摄像设备又出问题了,不然她也不能溜这么快,说不定早让人逮住了!

    迪恩让她这么一说,登时心里一囧。

    原因无他,他之前在出手助人时,顺手将赌坊的内部运行系统黑了一手,按照他的设定,只要一会儿就足以,到时候,这里整个设备都会恢复正常。

    可……他听她这么说,顿时,不由自主的就心虚起来——莫不是,当初他那设定出现问题了?所以到现在还都没有恢复?

    这么想着,他脸颊竟悄悄出现一抹红丝。

    “所以,迪恩先生还是利用现在的机会,快点儿把卢小姐捎带走吧,若是晚一点,说不定系统恢复运行,到时候,可真就记录下您这行踪了!

    “我只有一个问题!”迪恩还不放心,又问一句安心,“您怎么知道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的?”

    “这多简单!摄像头一侧的显示灯没有亮!”韩子禾看二傻子一样看着迪恩,好像他问了个多么愚蠢的问题。

    那不言自明的深意,让迪恩羞红脸。

    好吧,这么简单、有直接的回答,可以很容易得到面前这个人对信息技术方面的无知。

    当然啦,这样的推测呢,也不是很精准,但谁让那么巧,他知道这里有他自己的手笔,所以只能简单猜测韩子禾没说谎话了。

    迪恩心理转了一番,心知他就算留在这里,也不可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后,跟韩子禾说了一声“叨扰啦”之后,便将卢卢扛起,一溜烟跑回他们自己的房间了。

    韩子禾见他没有引人注意,便目送他回去之后,便哼着小曲儿休息了。

    嗯,等到迪恩他们动手,将这里搅乱喽,就到她出发的时候啦!

    想想,都很激动!毕竟终于有进展啦!

    这次任务之后,她就离楚铮又进一步咧!想想都开心!

    韩子禾微笑着,休息去了。

    这时,迪恩和朱莉那里却有些热闹。

    ……

    “这人是谁?”朱莉没看到卢卢正脸,只看到迪恩肩上竟然背着这么个人,登时不高兴了,“琳达那人一看就特别不正经,我原本以为她可能戏弄咱们,却不想,她还给咱们横插眼线呢!这是保媒拉纤儿,还是贿赂你呢!”

    “你说什么呢!”迪恩本来就累出一头大汗,又听朱莉阴阳怪气的话,顿时气结,不高兴的看向她。

    “说到点儿上啦!”朱莉气哼哼的。

    迪恩很无奈:“你好好儿看看这个人!”

    “哼!”虽然瞥了迪恩一眼,可她还是按照迪恩说的去做了。

    和迪恩料想的一样,当她看到卢卢那张面容时,也是为之一惊,甚至口吃起来:“她、她、她、她……她!”

    “琳达这是变戏法呢!”虽然知道自己这话不一定对,但是朱莉还是说出来,她认为韩子禾将他们手底下的那人给带走了,然后让迪恩接回来,算是……示威?

    “想象力丰富,是很好的事,但是请你将它用对正途!”迪恩都被朱莉着丰富的想象能力折服了。

    朱莉见他说的很认真,登时,使劲儿一跺脚,扭身向他们的客房跑去,卢蘅就在那里。

    对于她的反应,迪恩没有干涉,直到等到她去而复返,他才开口问:“怎么样?这回放心啦?”

    “放心?!”朱莉即使气喘吁吁,仍然冷笑道。

    她体力很好,之所以喘成这样子,完全是心里大起大落造成的。

    迪恩见她嘴硬,却也不很在意,只道:“这里不还是有一间客房么?将她安置在那里啊……一定要安置好!等到她醒过来,也许会有用处!

    “用处?你是说……”朱莉眼前一亮。

    之前救了卢蘅,从对方嘴里知道有那么个人,似乎对她筹谋已久,只是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现在从这位卢小姐样貌推断,若是情节戏剧些许,那么,对那个卢蘅动手的,应该就是这位“卢蘅”小姐了。

    想到这儿,朱莉猛然抬头,问迪恩:“你刚才回来,竟然也没掩饰,你和她……是不是已经被外面的摄像头拍到了?”

    这话说完时,朱莉已经计划好将摄像系统再黑一次了,反正也就是顺手而为。

    “不需要!钡隙髅挥谢氐街炖蛱岬奈侍,而是直接将她心里的安排否认了。

    “怎么讲?”虽然朱莉偶尔也会发个小脾气、吃吃小醋的,但是她到底是专业人员,反应也和迪恩特别合拍。

    迪恩将韩子禾之前的话复述一遍后,又道:“我想,也许是当时我设定有些问题!

    对于迪恩的话,朱莉保持意见,她和迪恩很不一样,对于韩子禾的话,迪恩也许是半信半疑,可朱莉却是根本就不相信。

    “我才不信她是那么简单的人呢!”朱莉听着迪恩对韩子禾的描述,摆出嗤之以鼻态度来,哼笑,“我瞧她却是很有心机的样子!”

    若是平时,迪恩一定对朱莉的推测加以重视;可是刚才朱莉见到“卢蘅”时,第一反应,让他犹豫起来。

    毕竟朱莉表现出不那么专业的一面,他很怕她会影响他们接下来的各样计划安排。

    “琳达此人是否有心机,和咱们也无太大关系,咱们和她只是单纯的交易而已,既然交易双方都已经得偿所愿,那么咱们没必要和她纠缠!

    迪恩说这话,又跟朱莉重复他之前和韩子禾的保证,一通话说完,他是口干舌燥。

    本以为朱莉会特别贴心的递上水来,哪成想朱莉已经双手叉腰道:“队长,虽然你是我上级领导,可是我还是要说你!你这简直太轻率啦!怎么可以跟个好不了解底细的人说这么多,还给她承诺?她也配!”

    迪恩:“……”

    果然,朱莉这孩子不够专业!

    看来,等这任务完成,一定要把她送回去好好回炉重造!

    被迪恩腹诽的朱莉,可不知道迪恩这会儿的心思。

    若是知道的话……可能,就会是迪恩哭晕在客房这儿了。

    “你不要着急!彼淙灰丫苹然厝ブ,就让朱莉回炉重造,可现在还在任务之中,他和她还是搭档呢,所以迪恩只能将计划按下,十分耐心的跟搭档朱莉解释,“之前不是和你说啦,我虽然那么承诺琳达会回报她,但是,我那话里却尽是条件,要是她以后真提出要求,不管要求是否合理,答不答应,却都在我啊,你说是不是?”

    “她有脸提出要求?!”朱莉虽然认可迪恩的解释,但心里却还是不怎么舒服,“不是说好都是交易么!既然是交易了,那就是你情我愿!当时完结,那也就说明当时已经两清了,又哪里有道理要求回报?!”

    “你怎这么愤怒?”迪恩不理解的看她,“先不说她本来就没有答应,只是我一厢情愿这么说的,就说是她挟恩求报,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就连组织,我可都没牵扯,你这么生气,可又是哪般?”

    “我……”朱莉让迪恩这么一通怼,之前因为吃醋升起的气势,尽数落下;又因为迪恩此刻已经面色不善,就连说话口吻,也都冲了许多,这一下子,就算心有他想,也不敢像刚才那样直言了。

    迪恩是个懂得搭档心理调控的领导,所以,见到朱莉这会儿已经气势大减,便用和气许多、同样也温柔了好多的语气,跟她道:“好啦,我知道,你刚才也是因关心任务,才说出那些不妥之言的。这一次就算了,只是下回你需要特别注意才成,记住,没有下次了!”

    朱莉被他一顿数落,挺委屈,心里面也不太舒服。

    只是因为迪恩已经发话,她也只能修改刚才的气势,尽量显得温柔、和善一些。

    “好啦,不提琳达她啦!”迪恩见朱莉因他这一顿数落,而无精打采,不由将口气软和下来,道,“咱俩人先说说这两位‘卢蘅’谁真谁假吧?”

    “这有何难?!只要将她俩放到一起看,应该不难看出,她们俩人谁是真品谁是赝品!”迪恩从韩子禾那里回来时,已经想好法子。

    “这也成……你等我!”朱莉的行动力特别强,迪恩刚刚给她提醒,她就已经跑出去准备将卢蘅弄过来了。

    “你成!你成!”迪恩让朱莉略显蠢萌的行动给逗笑了,当然,朱莉虽然笨拙一些,却和他挺合拍,和她搭档,心情还不错呢!
环亚娱乐app真人版 襄樊市| 永丰县| 房产| 西昌市| 内丘县| 临洮县| 阜阳市| 巴彦淖尔市| 盖州市| 永城市| 泗水县| 元阳县| 仁寿县| 绥阳县| 齐河县| 文安县| 宁河县| 景德镇市| 正安县| 井陉县| 吴川市| 丹凤县| 海晏县| 富裕县| 金沙县| 加查县| 盘山县| 耿马| 永泰县| 大安市| 德格县| 呼和浩特市| 涞水县| 全州县| 蒲城县| 兴山县| 五原县| 三亚市| 剑川县| 枣强县| 西林县| 莱芜市| 车险| 崇明县| 平定县| 宁津县| 静宁县| 布拖县| 江阴市| 滨海县| 枣强县| 洛浦县| 濮阳市| 三原县| 巴南区| 凤台县| 阿图什市| 海阳市| 津南区| 澄城县| 称多县| 奉化市| 北京市| 安图县| 临泉县| 石家庄市| 朝阳区| 南华县| 广安市| 邢台县| 马龙县| 固阳县| 靖远县| 平阴县| 玉田县| 沙洋县| 宜兴市| 买车| 景谷| 保德县| 常山县| 修文县| 盐山县| 永康市| 平乡县| 留坝县| 塔河县| 新密市| 潮安县| 泸水县| 湘潭县| 邻水| 廉江市| 巴彦淖尔市| 延寿县| 电白县| 文安县| 呼和浩特市| 青冈县| 潜江市| 克东县| 温州市| 沈阳市| 凉城县| 富锦市| 霍城县| 攀枝花市| 平潭县| 灯塔市| 邵阳县| 锡林浩特市| 泽普县| 阿克苏市| 德化县| 凤山县| 康保县| 兴国县| 安阳市| 彝良县| 龙海市| 稻城县| 富裕县| 东港市| 海盐县| 仲巴县| 五指山市| 洛川县| 融水| 宜君县| 滦平县| 喀喇沁旗| 南宫市| 普兰店市| 宁阳县| 大安市| 嵩明县| 连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