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growlongereyelash.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九百二十九章 千殺方稱王

    原先制定好的計劃剛剛開始,就受到了阻礙。(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讓坐鎮波斯王城的燕王和廣陵王禁不住怒火萬丈。

    派出去的人馬雖然都沒有經受什么損失,安然無恙的回來了。但這種深深的挫敗感,是他們所不能忍受的。尤其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漢軍大營竟然敢做出這樣的決定,大規模的派出精銳騎兵攔截。而且據回來的人說,那些騎兵都是一副敵對的態度,如果不順從他們的意思,很可能就會真正的刀兵相向,流血傷亡。這與他們原先想象中會出現的局面大為不同。

    生性高傲的皇室親王,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屈辱。十余萬漢朝軍隊不肯聽從他們的指揮,已經令他們心生怨憤。而今竟然敢出來阻礙他們在西方大陸這塊無主之地上的王霸雄圖。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有退回城來的將士,都受到了嚴厲的訓斥。當夜色降臨,兩萬多人馬被聚集起來,接受了最新的命令。

    燕王和廣陵王以十分罕見的姿態,親自披上了戰甲。他們遺傳自武皇帝的血脈,絕對不肯接受稍微的挫折。既然漢軍大營中的那些家伙不識時務,想要憑著他們的力量守護那些部族民眾,那么就要讓他們知道,王者的意志是多么不可抗拒!

    制定好計劃后,兩人進行了分工。燕王帶領少量人馬留守城中,順便密切注意漢軍大營的動靜。而廣陵王則親自帶領大部分軍隊,趁著夜色出城,直撲他們已經選定的目標。

    當斷則斷,兵貴神速這樣的道理,廣陵王倒也多少了解一些。他雖然是第一次帶領兵馬進行軍事行動,卻也頗有一副將軍的樣子。這位身材高大的王爺,騎著高頭大馬,全身盔甲。他也曾習得弓馬騎射,有一股子蠻力。

    在廣陵王內心深處,很是自負。以前是礙于自己的身份,沒有機會從事這些兵戈之事。現在兵權在手,他不禁意氣風發。回頭看著燈火之下千萬騎跟隨在后,踏出城門。仰天冷笑道。

    “所謂的名將,不過就是那么回事兒……這次本王就要讓所有人都看看,究竟什么才是天縱之才!哼!”

    廣陵王比燕王要年輕許多。心中對未來的期望,也要更加強烈。他絕對不滿足平淡無奇的度過今生。他的雄心是要把這片比漢朝還要遼闊的疆域全部握在自己的掌心。

    至于燕王兄……在夜色中縱馬馳騁的廣陵王臉上閃過一絲厲色。他又回頭望了一眼被遠遠拋在身后的王城。有一些念頭已經在心中慢慢的升騰。

    從來一山難容二虎。這塊眼看就要收入囊中的王者之地,在不久的將來,怎么能夠允許兩個人共同治理呢?機會總是有的。他會慢慢的成就自己的王者之路。并且如果在有生之年能夠做到,廣陵王也并不介意把目光投向東方。那塊生養他的土地,等到再次回去的時候,長安城,未央宮……都將在他的劍下顫抖。

    帶著巨大野心的廣陵王,開始攪動風云。他的狠辣手段展現出來,果然做事情干凈利落,絕不拖泥帶水。

    幾乎是在一夜之間,

    (本章未完,請翻頁)

    分布在王城周圍數百里范圍之內的十幾個較大的當地部族居住點,都被掃蕩一空。這些先前逃過一劫的部族民眾,終于還是沒有逃脫命運的波折。他們被鐵甲騎兵們毫不留情的像羊群一樣驅趕,連夜進入王城之內。在此過程中,有些不肯聽從命令的人,免不了流血受傷。

    親自指揮這次行動的廣陵王,臉色木然的看著眼前的場面,情緒上毫無波瀾。在他眼中,這些異族人根本就不值得憐憫。既然生來就是奴隸的命運,那就好好安分得去當自己的奴隸好了。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如此殘酷,又何必去操心這些低劣民族的未來呢!

    想到這些時,廣陵王忽然感覺到元召的形象也沒有那么高大了。而他心中的自負感就越發強烈起來。天降大任,舍吾其誰?他廣陵王才是真正能夠成就霸業的人。

    那一夜,城外有好幾處火光大起。有些拖拖拉拉的部族民眾被強行驅趕之后,漢軍騎兵得到命令,直接燒毀了他們居住的地方。等到天明,都成了一片廢墟。

    他們的行動非常迅速。等到漢軍大營的斥候們報告回詳細情況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時分。

    李陵沒有想到王城中的那兩位王爺竟然不達目的不肯罷休,直接運用了如此激烈的手段。這也怨他們過于大意了。畢竟是第一次獨掌大局,考慮事情還并不周全。

    還沒有等到他說什么,公孫戎奴和其他人已經勃然大怒。這就欺人太甚了!上一次大軍出動,已經是手下留情,并沒有做得太過分。只是讓他們知難而退而已。卻怎料到,對方做的更過分起來。

    “李將軍!我想……我們不能再姑息遷就了!否則,很可能會讓西征大業毀于一旦。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我們這些人就將是大漢王朝的罪人。”

    回到漢軍大營的蕭望之,早就預感到事情不會那么容易就罷休。此時此刻,果然還是發展到了兩方尖銳對抗的地步。想起那好幾位同道中人的慘死,他平靜的語氣中隱含著怒意,絲毫不加掩飾自己的意圖。

    “不錯!確實如此。燕王和廣陵王既然如此猖獗,是時候該讓他們吃些苦頭了。哼!雖然還沒有接到長安旨意,也別以為自己仗著王族的身份,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李陵按劍而立,眼中透露出殺機。雖然他知道自己一旦做出決定,很可能會意味著西征漢軍徹底分裂,雙方陷入到互相殘殺的地步。但他已經別無選擇。

    聽到李陵將軍的堅決語氣,又察覺到周圍涌動的殺氣,在旁邊一直沒有發表自己意見的劉旭忍不住暗自吃驚。身為皇族中人,他非常不愿意看到即將發生的刀兵相向。無論怎么說,大家都是華夏族人,血脈相連。但凡有一絲希望能夠挽回,他也不會舉起手中的刀,去沾染昔日同袍的鮮血。

    “李將軍,諸位……不如我們再稍微等等,也許會有轉機。或者長安旨意就會來到,那兩位王爺……。”

    “劉將軍!事情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已經被權力激起的貪念,是沒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有辦法熄滅的。就算是皇帝陛下的旨意在這時候到來,恐怕他們也會想方設法的瞞天過海,帶領那兩萬多將士繼續按照他們的意圖走下去的。”

    蕭望之的眼中射出冷冷的光芒。事情的本質就是這樣,已經不必再加以忌諱。劉旭長嘆了一口氣,他不得不承認,這個書生模樣的人所說的話,是沒有辦法反駁的。

    “如果元公尚在……唉!”

    所有人的臉上都掠過悲傷的神情。劉旭這半句話中包含的意思誰都懂。也許事到如今,只有元召才有能力阻止悲劇的發生。然而,帶領著大家走到現在的那個人,卻已經不在了。

    李陵的心中尤其難過。他咬了咬牙,不再猶豫。不管于公于私,他都絕不允許燕王和廣陵王的野心如愿!

    “公孫將軍,請你留守大營……陵將五萬兵馬,進擊王城!”

    “李將軍不可!你有傷在身……。”

    “與西征大計和千萬將士的性命比起來,區區的這點兒傷又算得了什么呢?”

    裹傷披甲而出的李陵,不聽任何人的勸說,也沒有再回頭。他的心情已經壓抑了許久,是到了該爆發的時候了。而平息胸中萬千悲傷和怒火的唯一手段,只有男兒氣,刀頭血!

    五萬鐵甲騎兵,再次飛馬躍出大營。他們的目標就是一河之隔的波斯王城。每個人都挽緊了長弓勁弩,長刀在手,甲胄生寒。將軍有令,這一戰已經無法避免。該到他們出手的時候,不必手下留情。

    身為戰士的職責,就是聽從命令。即便面對的是兄弟,他們也不能猶豫。沒有人能夠看清包裹在盔甲下的面容,所感受到的,只有這支隊伍所散發出來的鐵血氣息。

    不久之后,王城正南門方向的空地上,精銳騎兵列成陣勢,李陵單騎而出,手中劍指向城頭,厲聲大喝讓燕王和廣陵王出來答話。

    整座波斯王城早已經四門緊閉,戒備森嚴。城中的兩萬多人馬都在城墻上守衛。燕王和廣陵王就在其中。

    “王兄,看到沒有?是李陵這小子親自來了。上一次沒一刀殺了他,這次絕對不能再讓他活著離開。”

    廣陵王眼中寒光閃爍。既然沖突已經到了現在的地步,什么都不用說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首先誅殺對方的主將軍,取得先機,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燕王微微點頭,他的臉色有些陰沉。漢軍大營竟然選擇了主動出擊,來包圍王城。這讓他有些擔心起來。不過,在這個時候,他當然不會說出來。

    “你打算怎么做?”

    “很簡單。王兄且看,我早已經安排下厲害的大殺器……哈哈!身為元召的弟子,他恐怕怎么也不會想到,今天會以這種方式死在城下呢!”

    (本章完)
环亚娱乐app真人版 安义县| 沙洋县| 翁源县| 五家渠市| 迁安市| 大关县| 类乌齐县| 盐亭县| 临猗县| 益阳市| 西充县| 兴海县| 吴桥县| 莱阳市| 临武县| 中超| 南阳市| 绥化市| 盐城市| 承德市| 丹巴县| 张北县| 广宁县| 当阳市| 奉贤区| 安图县| 民丰县| 襄汾县| 建瓯市| 房产| 台中市| 博罗县| 商南县| 拉萨市| 沁水县| 枞阳县| 绵竹市| 阿巴嘎旗| 托克逊县| 华阴市| 五莲县| 会同县| 济宁市| 牡丹江市| 威远县| 凤山县| 林周县| 巴林右旗| 石柱| 安徽省| 阳原县| 灌云县| 信丰县| 姚安县| 仲巴县| 永清县| 乌拉特中旗| 安庆市| 临沂市| 东山县| 和静县| 临洮县| 咸丰县| 贡嘎县| 巴塘县| 溧水县| 建宁县| 绥阳县| 白银市| 阳曲县| 乌兰察布市| 恩平市| 台南县| 古丈县| 赤壁市| 工布江达县| 巴南区| 尚义县| 苍溪县| 道孚县| 阜康市| 苍南县| 大港区| 莱州市| 封丘县| 三亚市| 枝江市| 宝山区| 明光市| 昭通市| 盐源县| 黄浦区| 黄平县| 无棣县| 老河口市| 离岛区| 巴马| 尉氏县| 巨野县| 安乡县| 益阳市| 云龙县| 香河县| 凤翔县| 镇沅| 巢湖市| 鹤峰县| 登封市| 沁水县| 会理县| 承德市| 清徐县| 苏尼特左旗| 克什克腾旗| 上饶县| 湖口县| 临泉县| 呼伦贝尔市| 安平县| 奇台县| 天峨县| 兰州市| 岳阳县| 桦川县| 静安区| 贡嘎县| 昆山市| 塘沽区| 余姚市| 建始县| 南靖县| 界首市| 盐山县| 马公市| 青川县| 山东省| 儋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