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rowlongereyelash.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00章 太上宫跻身一品,北域外剑出饮魔(四)

    苍溪州,平顶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曾经名声不显的平顶山如今已然翻天覆地,一个名叫太上宫的势力在这里以近乎奇迹般的速度崛起,势如破竹般将平顶山周围三千里的广阔山河纳入麾下。

    苍溪州中有这样的势力迅速崛起,直接威胁到了灵虚宗如今被上清宫釜底抽薪小半的霸主地位,自然不可能对这太上宫坐视不理,很快派出一批暗棋打入平顶山附近。

    结果这帮暗棋传回的消息令灵虚宗山下震动。

    原来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的太上宫,竟是一帮面孔很生的人族伙同一群上至炼虚下至化神的妖兽弄出来的!

    为了扼制这个新生势力如同病毒般的急速扩张,灵虚宗想了很多见不得光的办法试图阻挠,但那执掌平顶山的幕后人物似乎经验丰富,结果无一例外的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灵虚宗诸多计谋中,到最后也只要造谣抹黑这条计策派上了些许用处,让被妖魔化的平顶山被苍溪州中其他势力所提防。许多不知真相的宗门联名上报至仙道盟,恳请仙道盟派出神游境大能剿灭这帮圈地为王的恶徒,结果这帮被灵虚宗当做枪使的愣头青,只得到仙道盟长老一句冰冷的警告。

    “你们若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现在就趁早给我滚!”

    欲再搅动风雨的灵虚宗在耳闻这句话后,百般不甘下,还是终止了对太上宫的一切行动,打碎了牙只能往肚里咽。

    就在整个苍溪州都在揣测太上宫的靠山究竟是哪位时,殊不知上清宫和苍溪安家已经和太上宫结成攻守联盟了。

    大青在平顶山下亲手搭建了一间傍水竹庐,每日都习惯在这里盘膝吐纳打坐。自他按照常曦给他的安排来到太上宫后,在丹灵阁中担任副阁主一职,而那丹灵阁的阁主就是在整个太上宫中被称为小祖宗的小药姑娘了。

    大青很庆幸自己是在小药姑娘手下任职,他与小药在黄泉界中就已经混的很是熟稔。蛇族天赋异禀,自幼亲近药理,他虔心从小药那学到不少高深的炼丹术,几番刻苦钻研后,如今他也能在小药闹情绪或是休息的时候撑起半边天了。

    如今的太上宫分为一阁五营与十堂,彼此分工明确但又密不可分。一阁指的当然就是以小药和大青为首的丹灵阁,负责供给整个太上宫的丹药;五营就正是指的洞幽部旗下的曦营、晓营、严字营、千峰营和神器营;而十堂则正好对应从青龙潭下远赴至此的十大妖族。

    大青一袭不曾改变的翠竹青衫,他轻轻吐纳着周围带着些许芬芳味道的天地灵气,感叹道:“阳间果然无限好,比起黄泉界那里阴沉冰冷的气息,实在是好过太多太多!

    天空中响起一阵微响的剑气破空声,是几名上清宫弟子御剑途经这里。大青翘首望去,纤细的手指一弹,只见半空中那几名上清宫弟子脚下的飞剑升腾起青盈盈的光,御剑速度徒然就暴涨一大截,好方便他们赶路。

    为首那名弟子举目四下望去,发现清水河畔有座竹庐,庐中有位青衫正目光平静看向他们,顿时就知晓此人身份,抱拳向竹庐喊道:“我等上清宫弟子多谢青大人出手相送!”

    目送着一帮上清宫的后辈御剑远去,青衫摇头苦笑道:“什么青大人,听着怪别扭的,还是大青听得舒服!

    大青微微侧耳,敏锐捕捉到身后有轻微声响,又嗅了嗅空气中气味的微妙变化,他笑道:“来就来吧,还带什么酒?”

    “要不是成天在山上见不到你人,我们哪用得着趟这么远的山路来你这吃西北风哦?”

    爽朗笑声很快就到了近处,一道比竹庐高出许多的魁梧黑影拨开遍地青竹走来,一步一个大脚印,赫然是铁苍熊。

    只见铁苍熊两只肉乎乎的熊掌都没闲着,左边提溜着几坛上好的竹叶青,右掌却是平托而举,掌心中坐着位风华绝代的佩剑白衣女子,不是徐清还能是谁?

    徐清跃下磨碾子差不多大小的熊掌,拎过几坛竹叶青,轻车熟路的弯腰进了竹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了。

    徐清取下佩剑挂在墙上,小手一伸,大青就默契就递上一根清晨才刚刚砍下的一截新鲜竹筒。徐清把一滩竹叶青全部倒进竹筒,放在明炉上过火,待竹筒被火灶烤的微微焦黄,倒出其中温好的酒液,顿时整个竹庐就飘满了醉人的酒香。

    铁苍熊自问就干不来这种精细活,搓着熊掌在竹庐外焦急等着,机灵的小眼睛一直滴溜溜的打量着竹庐,琢磨着以自己的体型挤进去会不会把竹庐压塌。

    一人两兽坐在溪水旁,就着温好的竹叶青聊了起来。

    铁苍熊自知酒不多,学着徐清模样捧着竹筒小口抿酒,咧嘴笑道:“如今咱太上宫在苍溪州可算是彻底站稳脚跟了,又有上清宫和安家互相帮衬,那灵虚宗现在也是半个屁都不敢放了。要换我老熊来说啊,让那灵虚宗给咱使些绊子才好,这样咱们就又有理由可以杀他个痛快了!”

    徐清对铁苍熊身上改不掉的野蛮行径表示呵呵,见大青的竹筒中酒液见底,就从自己这里匀了些过去,边说道:“你们也知道,我最近都是和洞幽姐在仙道盟那边奔波。多亏大人的人脉宽广,仙道盟的上五宗对我们太上宫的诸多审核都是一路绿灯,没有人多问一句,里里外外都打点到位。昨日我刚从仙道盟在青州的本部回来,给你们带来了个好消息!

    “咱太上宫现在是仙道盟中正儿八经的一品宗门了!”哪怕是以徐清的清冷性子,此刻也是忍不住激动的道。

    铁苍熊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长笑道:“这可实在太好了!据俺老熊知道的,上五宗下就是一品宗门,那咱这太上宫位列一品,岂不就已经算是摸到了上五宗的屁股?少主的能力你们不是不晓得,俺就敢和你们赌,迟早有一天,这上五宗里必定有咱太上宫的一席之地!”

    大青举杯怔怔出神,叹了口气道:“几月前昆仑那边突然来消息,让两位主母同夙悠和弑天北上。一转眼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不知大人如今怎样?是不是碰到什么麻烦了?”

    徐清和铁苍熊的神情微黯,他们也不清楚常曦究竟遇到了什么事,这甩手掌柜的事一做就是几个月,连洞幽那边也对内情似乎并不清楚的样子。

    但就在此时,阳光明媚的天空竟毫无征兆的乌云密布,原本静谧的密林上空开始出现空间扭曲的迹象,继而产生的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直至千丈大小,宛如远古巨兽的血盆大口,道道古老的凶煞之气从空间裂缝中弥漫出来。

    大青轻轻放下竹筒,原本细看有几分书生气的青色眼瞳眨眼间变成三朵流转不定的青花,危险而又美丽,百丈碧眼玄蟒真身悄然间狂风大作的林间显露。

    “这么凶煞的妖气,来头肯定小不了,是灵虚宗又请来了什么厉害帮手?”声音冰冷的铁苍熊站起魁梧身子,丝毫不比碧眼玄蟒小多少,摩拳擦掌。

    铁苍熊才不拍来者是谁又或是有多么厉害,空间裂缝这么大的动静,太上宫里肯定已经知晓,五营十堂的弟兄们就在自己身后,便真是那天王老子下凡了,他也敢斗上一斗。

    徐清无愧于东吴?甙倌暌挥龅奶觳,在潜心修习青云山的高深剑法后,境界一涨再涨,成为洞幽部中第二名突破炼虚境层次的女子剑仙。徐清以自身气机为阶梯,莲足踏上,直面那道空间裂缝,手掌摁在腰间藏锋剑上,赫然是藏剑式。

    空间裂缝中传出的波动愈发凶戾,让大青不禁怀疑那空间裂缝背后连接的是否还是人间。而空间被撕裂引发的天地异象也让太上宫早早注意到,铺天盖地的人马只短短一炷香的功夫就尽数汇聚于此。

    斩断尘缘的林长风留起了胡子,显得愈发成熟,一如他上辈子领兵征战四方的大将模样。他振臂一挥,精确到细微处的命令即可下达,“晓营人马听令!分三梯队守住空间裂缝四周,第三纵队负责随时策应,第一纵队和第二纵队全上葬仙弩,我倒要看看神器营新打造的这批化神境天阶上品的弩箭,能不能把躲在空间裂缝里面的家伙射成刺猬!”

    执掌曦营负责刺探情报的曦儿在经过和灵虚宗诸多明里暗里的数次针锋相对后,无论是心性还是心思都较之以前更加缜密细微。在空间裂缝出现引动天地异象的时候,她就直接发出密信给上清宫和苍溪安家,让他们配合行动。

    其余几营营首和数以百记的化神境大妖将空间裂缝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昨日才从仙道盟本部回来的洞幽也亲自到场。这里是大人利用诸多资源和人脉为他们建起的叫做家的地方,任何人胆敢侵犯,唯有先跨过他们的尸体!

    空间裂缝趋于稳定,标明其中构筑的虚空甬道已经搭建完成,众人严阵以待,只待里面的家伙露个头,他们就来个万弩齐发打个招呼。但在场众人中,唯有洞幽看向空间裂缝的眼神逐渐变得奇怪起来,甚至到了竟是最后变成了惊喜。

    她带着罕见的颤音喊道:“所有人停手!”

    数百大妖连同四营将士们都怔住了,但都不约而同的服从命令。在太上宫中,洞幽是说一不二的女王,她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和指挥,在事后都被证明是最正确的选择,以致于让最是桀骜难驯的十大妖族都为之心服口服,就更不用说洞幽一把手打出来的洞幽部将士们了。

    都说女子心最是玲珑,曦儿和韶华都注意到了洞幽此刻的异样。洞幽心坚如冰,能让她露出这种表情的,唯有一人。

    空间裂缝缓缓蠕动,走出来一道清瘦些许的黑袍身影,他还来不及深吸一口家乡的空气,就瞧见周围密密麻麻一圈全副武装的将士和大妖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常曦老爹曾夸他长了一双过目不忘的眼睛,常曦放眼望去,每一人每一妖都是熟悉的面孔,他看到许久不见曾随他驰骋黄泉界誓死不离的洞幽部将士们,还有那些曾陪伴他在青龙潭下渡过那段苦修岁月的众多善良大妖。

    曦儿不顾在众目睽睽下,身形一个模糊就扎进了常曦怀中,扬起的脸蛋上泪水涟涟,常曦轻笑着替她擦去脸上泪水。

    “我回来了,让诸位担心了!背j厣舨淮,却响彻整个平顶山,每一人每一妖都听得清清楚楚。

    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经历短暂的鸦雀无声后,顷刻间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林长风和严坤两人带头冲上去把常曦围在中间,把常曦高高抛弃又接住,如此反复。

    跟着在空间裂缝中走出的狐族只听到响彻天地的声浪,吓得一群小狐狸捂住大大的耳朵,直到她们悄悄睁开眼睛,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震惊。那被众人众妖高声欢呼着抛起的,不正是龙族少主吗?

    莘彤走出裂缝,看到眼前一幕也会心一笑,蹲下在一只抱着长耳朵又满怀好奇看着这一切的小狐狸身旁,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宽慰笑道:“这里的妖不像妖界那般,今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我们都是你的兄弟姐妹,你们就在这里安心的好好生活,再没有人敢欺负你们了,我保证!

    小狐狸轻轻点了点头,她能感受到这些大妖和人族脸上的笑容都是发自真心,让她莫名的感觉心安。

    小狐狸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桃翩跹宫主,桃唤芳姐姐,你们看到了吗?常大人和莘姐姐对我们很好,你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当夜,太上宫灯火通明,距离平顶山几百里外都能看到如同白昼的灯火,更是邀请了上清宫和苍溪安家举办了一场盛宴,与常曦阔别已久的丘黎、凌轩和赤明连同苍溪安家的安璃等人同桌而坐,谈及往事,有哭有笑。

    当年只是青云山内门弟子的常曦、青璇和莘彤,十载年华晃眼过去,如今都已经是炼虚境的大能存在;而丘黎也是从上清宫的一介弟子稳扎稳打,成为一言九鼎的戒律长老;安璃则是自当年邙山陵一事后,稳居安家首席弟子的名头,而今凭借机缘得以一窥化神境的风采。

    当年邙山陵中生死之交再聚首,唯有一醉方休。

    狐族被常曦妥善安置在太上宫,单独划出一座流花苑,埋下无数从妖界带来的流香树的树籽,只静待明年春暖花开之际,这里可以成为下一座流花宫。

    夜深时刻,上清宫和苍溪安家中人都在太上宫上留宿,常曦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来到宫顶,静看月色下的云卷云舒,一道身披黑甲的曼妙身影如同烟雾般悄然出现在常曦身后,递上一份玉简,轻声道:“主人,之前您离开时着重交待过我的那件事,曦儿和我在这段时间能够搜查到的所有资料,都已经全部归纳在这份玉简中了,请您过目!

    常曦嗯了一声,神念探入玉简。

    洞幽和曦儿办事依旧是最令人放心的,尤其是有关情报方面。海量的信息被两人提取出最最关键的部分加以归纳,便是简报都足足需要常曦一刻钟不止,由此可见当时两人处理的情报量究竟有多么庞大。

    洞幽恭敬在站在一旁,就如同常曦的影子。

    良久之后,常曦从玉简中退出神念,长舒一口气,说道:“既然情报中几次提及情况不容乐观,那我必须尽早出发!

    洞幽犹豫一瞬道:“可是主人您这才刚刚从妖界返回,会不会有些操之过急了?两位主母应该都还不知情的!

    “救人如救火,没有时间再沉迷温柔乡了!背j刈猿耙恍Γ骸暗蹦耆舨皇羌肝皇π趾唾碛朴胄『蜕衅此莱墼,我连与赢德以死换死的资格都没有。如今他深陷囹圄,我绝不能坐视不理!

    “明早把这份玉简给青璇和莘彤,她们就会明白我去做什么了,她们会理解我的!背j匕延窦蛉氐蕉从牡氖掷,对她笑笑,笑容里有着隐藏极深的疲惫,打趣道:“没办法,谁叫我天生就是奔波的命呢?”

    常曦的身形在月光下渐渐的变得透明,继而消散,化作一道剑光奔向北方,只留下宫顶上洞幽迎风静静伫立。

    静卧美人手的玉简上,刻有一人名讳。

    饮魔剑,云墨。
环亚娱乐app真人版 武川县| 武川县| 辽阳市| 大安市| 西昌市| 惠东县| 连城县| 长丰县| 浦东新区| 马尔康县| 星子县| 泰州市| 闻喜县| 丰县| 科技| 花莲市| 景泰县| 邓州市| 怀化市| 通山县| 盐边县| 武定县| 古交市| 车致| 巩义市| 康乐县| 福建省| 西乌| 吕梁市| 大足县| 高碑店市| 靖安县| 伊宁县| 新和县| 江阴市| 且末县| 瑞昌市| 昌平区| 枣庄市| 芷江| 临潭县| 偃师市| 焦作市| 修文县| 兴安县| 侯马市| 塘沽区| 陇川县| 都江堰市| 化德县| 喀喇| 蚌埠市| 琼结县| 东平县| 临武县| 鹤壁市| 禹城市| 连江县| 新巴尔虎右旗| 安塞县| 平定县| 闸北区| 锡林郭勒盟| 富平县| 精河县| 玛沁县| 论坛| 扎鲁特旗| 保康县| 金川县| 和政县| 葵青区| 珲春市| 赤水市| 石嘴山市| 客服| 江西省| 吴桥县| 雷山县| 乃东县| 广饶县| 靖江市| 广元市| 门源| 盐池县| 赤水市| 佳木斯市| 灵石县| 来宾市| 化州市| 石林| 拉萨市| 铜梁县| 青河县| 黔西| 古田县| 合江县| 太原市| 左云县| 合阳县| 儋州市| 安义县| 东台市| 讷河市| 渑池县| 八宿县| 岑溪市| 斗六市| 武宣县| 奎屯市| 屯留县| 赤峰市| 育儿| 丘北县| 二手房| 遂昌县| 安福县| 南雄市| 公安县| 莒南县| 新巴尔虎右旗| 晋宁县| 科技| 云南省| 威宁| 星座| 伊宁县| 高安市| 洛扎县| 南宫市| 青川县| 曲麻莱县| 新巴尔虎左旗| 奈曼旗| 阜平县| 平陆县| 尼玛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