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growlongereyelash.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49章 年歲

    她停止下步伐,輕音道:“甄師爺,勸你往后最好不要招惹我,我甄幺兒是個日不怕地不怕的人,招惹了我,我定要他不死亦要脫掉一層兒皮。(看啦又看小說網)”

    仕途已然無望,又聽見這般的話,甄初道氣兒的胸中氣兒血翻騰。

    “甄、幺、兒。”

    “甄師爺不服氣兒么,不服來戰,我等著。”

    甄幺兒輕輕一笑,邁步追上君統,

    剛走出公堂,便聽袁生火宣判:“師爺甄初道和痞子勾結,傷害無辜百姓,本官判打甄初道五十大板,坐牢仨月,而且解除甄初道師爺的職名,五名小痞子同打五十大板,坐牢仨月。”

    官差還未沖進公堂拿人,甄初道兩眸一黑,咚的一音倒在了公堂之上。

    甄幺兒在公堂門邊小站了片刻,見官差把昏迷不醒的甄初道跟五名小痞子拖出來,而后摁在長凳上打板子。

    “呀呀呀!”

    慘喊音連連。

    不過幾板子下去,甄初道給疼醒,細皮嫩大肉的甄家大老爺哪兒受的住縣大衙門府的板子,喊的比那五個小痞子更為凄慘。

    “還傻站立在哪兒干嘛,是想自個兒走路回薔薇村么?”

    君統涼涼的話音突然傳入耳中,甄幺兒尋音望去,至此才發覺,他居然沒丟下自個兒離開。

    她笑嘻嘻的跑到君統的邊上,笑嘻嘻道:“聽大帥這意思,是要部署安排馬拉車送小民回薔薇村嗝。”

    上一回,便是君統部署安排馬拉車送她們回薔薇村的,因此她大膽如此猜想,再講,臉前日便要黑啦,出去未必可以雇的到馬拉車。

    君統沒瞧她那張笑臉,只道:“走罷。”

    跟隨著君統走至衙門邊。

    麟叁跟一輛馬拉車已然等在了衙門邊。

    甄幺兒瞧著麟叁背后的馬拉車,笑的像花兒一般璀璨。

    “多謝大帥。”

    眼瞧日要黑啦,怕鄺氏她們擔憂,向君統道了音謝后,她便走至馬拉車前,手腳并用的爬上馬拉車。

    她剛爬上馬拉車,坐進車廂中邊兒,一只手掌把車門的簾幕打開,緊隨著,見君統屈身走進。

    甄幺兒面上的表情有些個窘迫。

    “大帥,這馬拉車不是送小民回薔薇村的么?那小民下車便是。”

    “是送你回芍藥的。”

    君統擋在門邊兒,要她沒法兒走出去。

    甄幺兒聽見此話,安下了心,從新坐回杌子上。

    “大帥,那你為啥......”

    君統打斷她的話:“為啥跟隨著上來?你莫要自作多情,本大帥不是送你,本大帥恰好有事兒要去一趟肆少娘子兒嶺。”

    “噢。”

    甄幺兒想一下亦是,堂堂大大帥怎可能會專程送她回薔薇村。

    待倆人坐穩啦,麟叁拿著鞭子趕車。

    甄幺兒聽著車輪吱呀吱呀的轉動,好片刻,她從懷中摸出那塊錢兩,而后遞和君統:“大帥,小民先前借了你10兩錢兩,現而今還給你。”

    甄初道方才給那五個小痞子的錢兩,恰好是10兩。

    君統垂眸,眼神盯著她遞來的銀塊子,淡微微道:“你且是生財有道。”

    甄幺兒一笑,理所應當的答復:“甄初道買通的五個小痞子雖然沒可以傷到我,可他們突然沖出來,卻嚇到了我,咋著,我亦要拿他一點錢兩作精神損失費。”

    君統領悟了下這幾個字的意味兒,片刻便理解啦。

    “貪財便貪財,還講的如此好聽。”

    貪財這倆字,對甄幺兒而言,可不是貶義的。

    “人不貪財,日誅地滅,富不掙,是主八蛋,橫豎甄初道這錢兩亦不潔凈,我拿了亦沒啥不對。”

    她前邊半句,君統不認同,后半句,君統且是認同的點了一下頭。

    “這且是的,我大鄂皇朝西荒之地之因此這般貧薄,便是由于像袁生火,甄初道這般的貪官污吏過多啦。”

    “管貪官污吏,那是朝廷跟大帥的事兒,小民現而今只管還大帥那10兩錢兩。”

    吃了那盤御賜茗茶點,她已然把自個兒搭進軍營中作兵醫啦,可不想再欠君統更多。

    君統狹著眼睛,輕睨著她掌中的銀塊。

    “你覺地本大帥缺這10兩錢兩么?”

    “大帥自然而然不缺錢兩使,可是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小民應當還給大帥。”

    “你不是要到本大帥的軍營作兵醫么,這10兩錢兩便當本大帥預先支付給你的工錢啦。”

    麟叁坐到車頭趕車,聽見君統的話,禁不住腹誹一句:主子分明是曉得小甄少爺家即要蓋房,手腦袋上錢兩緊缺......

    聽見工錢貳字,甄幺兒眼睛中閃爍過一縷光亮。

    她神採奕奕的把君統盯著,激動的問:“大帥,小民到你的軍營中作兵醫,每個月還有工錢拿么?”

    “本大帥從來莫要手底下的人白干活。”

    聽見這句,甄幺兒面上笑出一朵花兒。

    “那每個月有多少工錢?”

    “五兩錢兩。”

    一月五兩錢兩的工錢,這在大鄂西荒之地已然非常高啦。

    甄幺兒剎那間覺地臉前這名大帥非常可愛,雖然一月五兩錢兩的工錢并非她追求的目標,可至少沒要她白干活。

    “那這10兩錢兩可以抵小民倆月的工錢,既然是小民的工錢,那小民便收下啦。”

    她心安理的的把錢兩揣進自個兒的懷中,再挑眉問君統:“大帥,小民吃了你的一盤御用茗茶點,須要在你的軍營干多長時間的兵醫?”

    前世,甄幺兒作了那般久的兵醫,這一世,她可不想繼續作兵醫,她要開醫藥館,開藥館,掙大錢,走向人生巔峰。

    “戰爭啥時候結束,你便啥時候離開。”

    甄幺兒剎那間感到決望。

    “大帥,如果戰爭幾年皆都沒法兒結束,那小民豈非要在你的軍營中邊待上幾年的時候。”

    “恩。”

    瞧著君統點頭,甄幺兒一枚心沉到谷底。

    “大帥,小民今年15歲啦,如果在你的軍營中邊干上幾年,那小民便成老男人啦,待小民成了老男人才從你的軍營中邊出來,還有哪兒個小少娘子兒樂意嫁給小民,此時間可不可以寬限一點?”

    君統恰在考慮幾年時間是有些個太長時間啦,預備縮減一些個,聽見甄幺兒的話,剎那間打消了方才的念頭。

    “小小年歲,毛皆都還未長齊全,便尋思著要娶媳婦兒啦。”

    甄幺兒翻了個白眼兒。

    聽音響,瞧肌膚,這名大帥應當頂多貳十歲,講她毛沒長全,他自個兒毛長全了么?

    “大帥,咱大鄂皇朝的漢子不皆是十肆五歲定親,16七歲成親,17八歲當父親么?”

    假面下,君統的面色突然一沉,口吻有些個生冷的道:“你惶啥,本大帥貳十有貳還未娶妻呢。”
环亚娱乐app真人版 顺平县| 前郭尔| 于都县| 阳谷县| 雷山县| 库尔勒市| 南丰县| 沂水县| 天台县| 和顺县| 麟游县| 龙海市| 扎鲁特旗| 汝阳县| 科技| 谷城县| 苏尼特右旗| 永仁县| 彩票| 磐石市| 邹城市| 北宁市| 丹东市| 南投市| 台中县| 义马市| 辽中县| 汨罗市| 沾化县| 丽江市| 赤峰市| 阳山县| 衡水市| 阿拉尔市| 察雅县| 弋阳县| 鄱阳县| 南汇区| 观塘区| 吉水县| 塘沽区| 文登市| 云安县| 虞城县| 慈溪市| 常德市| 新余市| 佛坪县| 乐陵市| 潞西市| 广汉市| 博兴县| 锡林郭勒盟| 专栏| 荔波县| 秦安县| 增城市| 台东市| 元江| 固镇县| 深圳市| 德阳市| 本溪| 镶黄旗| 临安市| 磐安县| 怀化市| 成都市| 扶绥县| 太康县| 哈巴河县| 威海市| 澄江县| 阿巴嘎旗| 稻城县| 鄂托克旗| 左贡县| 故城县| 五大连池市| 大姚县| 正蓝旗| 鸡泽县| 郁南县| 尉氏县| 克山县| 久治县| 玛曲县| 淳化县| 绍兴市| 厦门市| 凤台县| 民丰县| 牙克石市| 湖口县| 新绛县| 茂名市| 方正县| 英吉沙县| 甘南县| 永定县| 崇礼县| 凤山县| 峨眉山市| 辰溪县| 江津市| 荃湾区| 尉犁县| 宁德市| 南雄市| 通山县| 益阳市| 安庆市| 平远县| 米林县| 团风县| 社旗县| 南江县| 桂东县| 安平县| 凉城县| 玛多县| 抚远县| 丹江口市| 海林市| 锡林浩特市| 桐庐县| 泰安市| 延边| 甘洛县| 封开县| 遂溪县| 翼城县| 广丰县| 弥勒县| 大竹县| 丰县| 阿巴嘎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