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growlongereyelash.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5、番外:少年將軍(三)

    感覺到一直放在自己身上并沒有轉移過的視線, 白御極度想開口,但一想到剛剛的那番對話, 白御剛想要說出的話又咽了回去了, 掙扎糾結了一會兒, 深吸了一口氣,終是決定無視對方快速地脫衣清理自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因為追求速度,白御下手可是極狠,一點也毫不猶豫。

    即便是自喻不怕痛的白御,也不禁悶哼了那么幾聲,等將全部的血跡清理干凈, 也虛脫得近乎去了大半條命。

    但那個叫如意的小兄弟確確實實是遵守了承諾,似乎他這樣猙獰的傷口,對于對方來說,壓根就不是什么大事兒。

    半夢半醒中的白御只感覺到對方給他喂了幾顆丹藥, 傷口也用之前的那種靈草敷上了,只不過這會兒也許是弄干凈了的緣故, 對方反倒沒有那么嫌棄了,反而是要認真得多了,竟尋來了些干凈的布條給包上了。

    只不過這包扎手法看起來還真的有點慘不忍睹, 比他手下的那些粗漢子兵的手法還要爛, 就這么亂七八糟地捆了一圈又一圈。

    白御他甚至有理由相信, 如果不是他傷口的位置主要在胸口,難包扎,對方絕對會將他給包成一個白粽子。

    不過是堪堪一周左右的時間, 白御的身體便恢復得大半了,雖然傷口還在隱隱作痛,但能下來走上那么幾步,不用整天都躺著了,當然,劇烈運動還是不成的。

    白御也不介意,不,應該是說,他對身體的康復情況十分的滿意,但卻也有不少讓他受罪的地方。

    壓根就沒有將他當作傷患的那只灰狼也就罷了,不過也就一靈物,他還不至于與一靈物較勁,真正讓他糾結的是那個玄門小兄弟。

    說實話,作為百家軍的首領,白御可是將親和力點滿了滿點,不然也不會得到這么多人的擁戴,組成了現在這支勢力龐大的百家軍。

    當然,親和力并不是絕對,名和利,也是極為重要的一項。

    對于此道,白御可是無比熟練。功臣,他向來都不吝嗇,甚至是很大方。

    正因為如此,在白御掌權了百家軍后,離開的勇士可是極少,只有越滾越大,越磨越尖,成為一支無法被人忽視的軍隊。

    所以,白御自認為在與人打交道上還是很有一套的,再難搞的人,大多都離不開名、利、情這三種。快則一日,慢則三日,基本上也能熟悉起來了。

    但那個叫‘如意’的小兄弟卻是并不一樣,氣質舒適安寧,但人卻是難接近得很。

    不,或許并不應該用‘難接近’這個形容詞來形容,準確點來說,應是他很容易便被對方所忽略,似乎于對方看來,他的存在與沒有存在并沒有多大的區別。

    也不是說白御不想與多搭話兩次,但在經歷了數次與第一回差不多的對話經歷后,心被狠塞了好幾回的白御選擇識趣地閉嘴自保,唯一能安慰到了他的,估計也就多預備一份的伙食能證明他的存在了。

    可說到伙食,白御卻禁不住擺出一副憋屈臉。

    無他,只因為這伙食實在是太難吃了,也不是不能入口,只是那滋味,可是酸爽得白御不由得懷念起他隊伍的伙頭兵煮出來并不怎么樣的大鍋飯來。

    連續吃了好幾天,直至白御終是忍不住將這個問題問了出來,“能……弄些更加容易入口的食物么?”

    “不能。”

    “這并不是什么難事啊,只要味道稍微好一點,能入口也就成了……”

    “不能,這地兒沒餐館,我燒不出來。”

    如意面無表情地拒絕道,吃下了手邊最后的一口食物,無比堅定地拒絕了白御的要求,“或許由你來折騰,我可以提供食材和柴火。”

    于是……終于能起來的白御,起來的第一件什么都不想,而是給自己先弄一頓能入口的,來安撫一下被折騰了數日的胃。

    食材基本上都是灰狼準備的,在接近中午的時分便會將處理好,并已清理干凈的獵物給叼回來,放在干凈已清洗過的荷葉上。

    接下來的步驟便是由如意處理了。

    平時這時候,如意便差不多開始準備柴火著手弄吃的,但今日這會兒,卻是久久都見不著對方的身影。

    白御不由得有點犯難起來了,他忽然想起,之前都是由如意用黃符起火的。

    他這次的遇難極為意外,除了武器后,身上基本上什么都沒帶,連軍中常用生火的打火石也沒有,更別說生火了。

    白御糾結了一會,將視線落在邊上的灰狼上,“灰狼,你可知道那個小兄弟……呃,如意在哪里……”

    灰狼歪頭盯著白御瞧了半響,久久不動,久到白御以為那只灰狼將不想理會他的時候,它卻是忽然站了起來,往外跑了出去,每跑幾步便回頭望著白御的方面嚎叫上一聲,很明顯,它是在指引著他向某個方向跑去。

    白御猶豫了一下,想了想,便緩緩地跟了上去。

    灰狼將他帶去的地方并不遠,就是第一次將他背過去那條河的河邊,白御還對當日自己的極度無奈的心情印象深刻,看樣子,那個叫如意的小兄弟應就在這條河附近了。

    果然,沒走上幾步,白御便聽到了‘嘩啦’的水聲,河岸邊的地上放著一件熟悉的白袍,隱約間還能見到不遠處的人影向他的方向走來。

    幾乎是條件反射的,白御便往著那個方向望去,但當他猛然意識到對方在干什么的時候,便是下意識地想禮貌性的回避。

    可白御卻是遲了一步,等他反應過來想扭轉頭背過身去的時候,那人已從河中走出,還是十分坦然完全接近最自然的狀態,換句話來說,就是剛從河中洗完澡出來的如意,就一身光裸,什么都沒穿,還正對上白御的視線。

    什么該看到的,不該看到的,都看見了,還是十分清晰的那種。

    瞬間,猛然意識到自己究竟搞錯了些什么的白御,兩頰一下就爆紅,恨不得時間倒流回去狠打自己一巴掌,說什么對方有的自己都有,對方沒有的自己都沒有,這分明就是,分明就是……

    槽。

    白御忍不住罵了一聲娘,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對方比他還要淡定,只是望了他一眼,便是慢悠悠地自顧自地拿起白袍套上,邊套還邊問著,“有事?”

    有事,當然有事,不,并不是他有事,而是你有事才對吧?但對方看起來卻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樣子?!但這怎么可能就沒有?這可不是小兄弟,可是位姑娘啊,姑娘家被看了清白這可是不得了的事兒啊,這事兒……他得負責!

    可目前百家軍顛沛流離,居無定所,并不適合成家,他的屬下也基本上全都壓著,都在等待著勝利迎來盛世的那一日,他又怎能現在成家?

    很顯然,白御擅長攻心和攻城,卻是對感情之事陌生得狠,一瞬間很難形容這種感覺,只覺得又羞又躁,讓大腦難以思考,頻臨到極點之時,便化為了一種難以道明的惱怒,禁不住大吼了出來。

    “你怎么能這么隨便?!你不知道我是男人嗎?怎么能在我面前隨隨便便就……不,不對,并不單單是在我面前,而是在所有男人面前都不能這樣!”

    “有關系?”

    “當然有關系,雖然短時間內可能實現不了,但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

    “負責……?”如意一愣,看著眼前紅著臉卻又是滿臉認真的白御,極為的不解,緩了好一會兒,才猛然想起了些什么,恍悟道。

    “哦,你是指凡世的清白吧?無妨,用不著負責,吾本為修道之人,規則與凡世并不盡然相同,于我們來說,外貌清白什么的不過是外在的東西而已。”

    確實也是如此,如意所說的,為修道最初的理念,只不過隨著修道者增多,與凡世的牽連也就變多了,漸漸地,很多修道者,玄門之人的習俗習慣并逐漸與凡世趨同了。

    但如意所身處的玄門卻是一個低調甚至是隔世的玄一門,對于弟子們的教育并沒有格外的限制,但都會傳授他們最初的修道理念,剩下來的發展,則是看弟子們個人的了。

    每個弟子所接觸的東西不同、所經歷的東西不同,便會形成不同的理念。

    而如意,卻是并沒有被周圍的東西所影響,一直保留著最原始的修道理念。

    正因為如此,如意對凡世的習俗雖有所認知,但并沒有對此有所重視,就像是現在這樣,她并不覺得被人看見了,對她有何影響,自然不在意了。

    可如意不在意,并不代表白御不在意。

    他的臉色一時又羞又紅,一時卻又變得青黑青黑的,煩躁不已。原本打算弄一頓能入口的吃食的,畢竟他行軍多年,需要自己弄吃的機會可是一點也不少,做出來的東西或許不是最美味的,但也絕對不差,至少要比如意弄出來絕對要好上不少。

    但因這么一耽擱,白御便走了神,在此等情況下,一個不留神沒控制好火候,直讓食材燒得一片焦黑焦黑的。

    當如意回頭看過來的時候,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片景象:

    白御就這么頂著一張五彩斑斕的臉盯著眼前的食物發呆,而眼前那食物早已被烈火吞食,變成了一塊如同黑炭一般的東西。

    “……”說好能弄出不錯的吃食呢?怎么就成了一塊黑炭?

    不得不說,凡間有些話還是說得很有道理,比如說,男人的話,千萬不能信……

    作者有話要說:  打一波廣告,隔壁《穿成了癱瘓男主的前未婚妻》需要求一波收藏,別看文案那樣嚴肅,內容絕對沒有那么嚴肅,為黑化黑糖系列,別被文案嚇倒,捂臉~
环亚娱乐app真人版 沅江市| 武夷山市| 阿鲁科尔沁旗| 都昌县| 珠海市| 宾阳县| 固安县| 同心县| 那曲县| 从江县| 武城县| 察隅县| 东至县| 顺义区| 柘荣县| 舞钢市| 新乐市| 二连浩特市| 永寿县| 阿拉善右旗| 长泰县| 宁陕县| 扬州市| 乳山市| 广水市| 盘锦市| 孝昌县| 平昌县| 莲花县| 西乌珠穆沁旗| 新巴尔虎左旗| 汤原县| 弋阳县| 休宁县| 疏附县| 仲巴县| 陕西省| 方山县| 务川| 会昌县| 确山县| 筠连县| 随州市| 会昌县| 龙泉市| 兴宁市| 瓦房店市| 临西县| 英德市| 固原市| 梧州市| 宝清县| 凤冈县| 新营市| 清镇市| 名山县| 定襄县| 涟水县| 巴塘县| 独山县| 沅江市| 抚州市| 吉林市| 镇雄县| 兴化市| 桃园县| 灵川县| 宝坻区| 隆昌县| 松江区| 南丰县| 宜兰市| 碌曲县| 淄博市| 三亚市| 平远县| 仪征市| 万年县| 铜山县| 镇安县| 湘乡市| 宽城| 溆浦县| 云南省| 乃东县| 新昌县| 娄烦县| 德江县| 泽库县| 渭源县| 临江市| 昆明市| 麦盖提县| 芦溪县| 郸城县| 洞头县| 广元市| 长葛市| 东丰县| 乳山市| 全椒县| 万载县| 蕉岭县| 分宜县| 什邡市| 东宁县| 高密市| 尤溪县| 县级市| 保靖县| 定远县| 锡林郭勒盟| 鄂温| 鄄城县| 丰原市| 南投县| 广州市| 绍兴市| 鄂伦春自治旗| 沭阳县| 虞城县| 盘锦市| 繁峙县| 二手房| 南汇区| 延津县| 永春县| 湛江市| 盐城市| 丹江口市| 桂林市| 璧山县| 南乐县| 门源| 威信县| 双鸭山市| 普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