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growlongereyelash.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十九章:接下來,是見證奇跡的時刻(速更章節)

    “你是藥神轉世?”

    任憑不生道人有著再充沛的想象力,也絕沒想到會從沈煜口中聽到這樣的回答。(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他張著嘴,眼神茫然,覺得舍棄修士的身份不談,作為一名醫師,之前要將沈煜帶回藥神門的決定再英明不過了。

    這家伙腦子有病,而且病得不輕!

    沈煜依舊不疾不徐的說著:“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來自哪里,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我一聽到藥神門這個名字就感到親切...好像...好像這宗門,就是我的子孫后裔一樣,這種感覺,你懂的吧?”

    “我懂?我懂你個妹啊!”不生道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中暗罵。

    你吹別的牛逼也就得了,你說自己是藥神轉世?還整個藥神門都是你的子孫后裔?你是當我傻子還是自己就是傻子?

    藥神門數萬年歷史,乃是大德最頂尖的宗門之一,這就莫名其妙冒出一個老祖宗來了?還是個凡人?

    先前聊的是鹿小鳴的事情,那你咋不說鹿小鳴是藥神門的祖奶奶,你出現是來找她再續舊情的?

    我要不是脾氣好,現在就大耳光子抽你,信不信?

    “至于小鳴,唉...其實她是我前世的妻子,只是在輪回之時出了點岔子,無法正常轉世投胎了...這次我來,便是想救她的!”

    “你還真說出口了...”

    不生道人翻著白眼,真是有些憋不住了。

    沈煜將他的表情盡收眼底,但卻不急不慌,修長的手指置于臺面,輕輕的敲動了幾下,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知道,你很難接受這一切,但沒關系,我可以證明...

    別看我奪魂的乃是區區一個凡人之身,但身為藥神,一些小小的神通還是有的...嗯,譬如說之前你那些藥材,你隨便取出一件來吧...”

    不生道人抬頭看著他,喉結不由自主的滾動了一下。

    不知為何,他忽然有了種古怪的感覺。

    對面的年輕人,明明只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凡人,但渾身上下卻又洋溢著一種淡淡的威壓,那種極端的反差,讓他難受之極。

    在這種感覺的驅使下,他鬼使神差的打開了儲物戒,隨手挑了一朵八目山菊出來,平置于兩人中央。

    沈煜淡淡一笑:“這八目山菊也算不得什么好東西,不值得我浪費神力,你重新選一樣吧...”

    不生道人默不作聲的看著他,又掏出了一株萬年寒參。

    這玩意在大德世界已經是不錯的天材地寶了,先前見它都‘過期’了,不生道人還心疼了許久。

    沈煜輕輕的‘嗯’了一聲,道:“就是它吧,你先確認一下,此物是否藥性全失了...”

    不生道人也不矯情,再次將它拿起,先嗅了嗅,再用神識探查,最后還掰下了一小支細細的根須,放進嘴里咀嚼了幾下,而后才點了點頭,心疼不已的說道:“毫無藥性,哪怕是隨手撿來的枯草也比它強些...”

    “好,下面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了,看好了!”

    沈煜低喝了一聲,而后劍指一豎,隔空朝著那萬年寒參一點。

    “菠蘿大菠蘿小菠蘿糖水菠蘿泰國菠蘿菠蘿菠蘿蜜!”

    在不生道人茫然的目光中,他迅速的念完了‘咒語’,而后才吸了口氣,再吐出去,如此循環往復了三次,輕輕頷首道:“這畢竟是凡人之身,動用神力有些勉強了,你再看看吧...”

    其實他都不用說,不生道人的神識可是分分秒秒都沒離開過那株萬年寒參的。

    感覺之中,隨著那令人頭暈腦脹的咒語聲,似乎真的有種玄妙之極的力量縹緲而來,而后,這株天材地寶散去的藥性竟然在頃刻之間便已回歸。

    沈煜在那嘆著氣:“這才是真正的藥神之力,只可惜,我在大德留下的道統,有些走歪了啊...”

    到了這個時候,不生道人已然信了三成。

    他的修為在大德世界算不得最最頂尖,藥神門的威名也大多是由于其頂尖的醫術而來。

    但他畢竟也晉入了化凡三境,乃是元嬰境的修士,除了那幾位傳說中的大能外,整個大德世界能超過他的修士也不算多,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方才那一刻,絕沒有半點靈力波動,絕對不是修士的術法,也沒有任何其他的異常,就這么回歸了...

    除了神跡,他還能說啥?

    不過,畢竟也是活了那么多年的老鳥,又是堂堂一門之主,他還是覺得再掙扎一下,想了想,又掏出了一株千幻雪蓮。

    “小...嗯,請再試試這個...”

    就算心中仍有些猶疑,但再喊小友,他是真開不了這口了,語氣也恭敬了許多。

    沈煜面容一肅,臉色也沉寂了下來:“你確定?要知道...我乃是神魂降世,神力可不多...”

    不生道人呼吸有些粗重,最終還是一咬牙,點了點頭:“我確定!”

    沈煜的臉色難看的很,冷哼了一聲,道:“好!不過這是最后一次!如若不是看在你也算是繼承了我道統的后輩的話,膽敢如此相疑,哪怕我舍棄這具凡軀不要,我也得好好責罰你才是!”

    “菠蘿大菠蘿小菠蘿糖水菠蘿泰國菠蘿菠蘿菠蘿蜜!”

    咒語響起,不生道人呆呆的坐在那,整個人就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腦子里一片混亂。

    不用再檢查了,鼻端,已然蘊繞著一絲絲清幽的寒香,這...

    千幻雪蓮的藥性也回歸了。

    這位難道真是藥神降臨...

    這又怎么可能?

    騙子?江湖把戲?可誰又能在一個金丹境的修士面前玩出這樣的戲法?

    忽然間,沈煜面色一白,低喝了一聲:“嘶,神力消耗太過...我的神魂有些不穩...我盡量控制,希望你能頂住!”

    ‘轟’的一聲,不生道人的識海似乎被重錘猛砸了一下,一股帶著極其濃厚威壓的神識轟然壓下,轉瞬即逝!

    不生道人面色一白,差點沒直接趴在了地上,雙眼之中,皆是驚駭的光芒!

    方才那道神識,要說強度,比他還要遜上一籌,但是,那種威壓,卻遠遠凌駕其上。

    在那一瞬間,面前的這個年輕人,似乎化作了一位高高在上的神,而自己,只是匍匐在其腳下的螻蟻。

    這已經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力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這位的身份,還用懷疑嘛?

    似乎哪怕再有一絲猶豫,那都是褻瀆啊!
环亚娱乐app真人版 仁怀市| 临夏县| 固原市| 离岛区| 莒南县| 鹤峰县| 长春市| 南华县| 沅陵县| 雷山县| 南漳县| 绥芬河市| 孝义市| 永城市| 湖口县| 册亨县| 余姚市| 东城区| 云和县| 顺平县| 法库县| 砚山县| 孝义市| 靖西县| 金堂县| 库伦旗| 宜兰县| 清流县| 泗阳县| 教育| 葫芦岛市| 应城市| 新田县| 伊宁县| 阳朔县| 东乌珠穆沁旗| 平度市| 昆明市| 壶关县| 石台县| 夏津县| 凌海市| 尚志市| 且末县| 澄江县| 宜兴市| 祁门县| 凭祥市| 贵港市| 富蕴县| 扎赉特旗| 陵水| 新巴尔虎右旗| 那曲县| 东明县| 渝中区| 北辰区| 亳州市| 兰州市| 万宁市| 安丘市| 凉山| 林周县| 惠来县| 闻喜县| 武安市| 鄂温| 淄博市| 科技| 凌云县| 织金县| 西城区| 武清区| 新田县| 柳江县| 娄烦县| 襄城县| 永仁县| 汉阴县| 遂溪县| 隆尧县| 祁连县| 日照市| 台东市| 仙游县| 贵州省| 日照市| 吉木萨尔县| 林州市| 旌德县| 卫辉市| 洛宁县| 长垣县| 普洱| 阳新县| 通道| 济南市| 奉化市| 盐亭县| 裕民县| 松溪县| 萨嘎县| 巴塘县| 石泉县| 辛集市| 嘉黎县| 林西县| 台东市| 丽水市| 法库县| 曲水县| 会同县| 五寨县| 京山县| 东莞市| 承德县| 吴川市| 珠海市| 陆良县| 汉阴县| 云南省| 外汇| 永定县| 和林格尔县| 图们市| 绍兴市| 江油市| 旌德县| 通城县| 馆陶县| 高州市| 嘉义县| 开阳县| 阳春市| 舒兰市| 哈密市| 徐州市|